亚马逊选品掉坑心里痛,不如选品前谨慎“治未病”

亚马逊选品掉坑心里痛,不如选品前谨慎“治未病”

给孵化营同学讲选品的注意事项时,我会罗列很多选品中应该注意的事项、规避的细节,同时还会举例很多选品掉坑的案例。 



在我看来,在一定程度上,选品,不是选什么,而是不选什么。 


就像查理芒格在一次《如何过上幸福的生活》的演讲中,他的整个演讲居然是在“如何才能过上不幸福生活”的主题下进行的。

他举例,如果你想过上不幸福的生活,你可以贪婪、嫉妒、酗酒、滥交、吸毒等等,在演讲的最后,他说,上面我讲述了可以让你过上不幸福生活的种种情况,但如果你想过上幸福的生活,该怎么办呢?绕开上面我举例的这些即可。 


选品重要,大家都说“七分在选品,三分靠运营”,每个人都期望能够选出能够打造成长期稳定盈利的爆款产品,可要想长期稳定、持续盈利,关键的是,把一些潜在的隐患规避开来。 


比如,我总结的选品底层思维中有一条:“远离侵权”,我会详细讲解侵权的种类,如何预防,同时还会给出很多之前发生过的侵权案例,但即便如此,总有卖家不死心。


比如有次我给一卖家提醒,熊爪分肉器是侵权的,却被卖家怼回,我看有卖家卖得挺好的呀!过了不久,同样是这位卖家又向我咨询,我的熊爪分肉器刚上架开卖,收到了侵权投诉被下架了,该怎么办呢? 


再比如,在讲选品时,我会特别提醒,带有激光类的产品会被下架,虽然我的讲述是不完整的,准确的来说,应该是带有激光且在哪个等级以上的产品,亚马逊平台是不允许销售的,具体的参数我不太懂,但这句提醒,我们可是交了学费的,我自己销售一个逗猫棒,几次被下架,又几次各种讨巧上架,但最终还是多次下架之后我们不敢再上了,一批库存也弃置不要,损失了不少钱。 


这样的讲述会对大多数学员起到一个提醒的作用,但也总有例外。 


随后不久,又有同学选择了此类产品,上架之后销量确实挺好,但再接着,被系统下架了,提供各种认证去申诉,最后也不了了之,至少到我写文章的现在,Listing还是被下架状态。我问这位同学,什么感受?他的回复是,太耗精力了。 


很多时候,之所以看别人做一件事轻松,很可能是人家知道做事有界限和尺度。


规则之类才是自由。


就像很多卖家说亚马逊容易死账号,我们自己运营团队的小伙伴却从来没有感受过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运营上不做任何违规的动作,在过去6年里,我们没有因为操作问题死过一个账号。 


讲选品时,我还会提醒,对于新卖家和中小型卖家来说,最好选择轻小、刚需、少SKU、个人体验感不强的产品,但最终还是有同学不听劝,因为看到一个产品旺季时的火爆,一狠心备了很多货,结果是,旺季固然抓了一波高潮,但旺季过后,销量下降,动销率大幅降低,导致FBA库存里积压了很多库存。 


因为是体积偏大、SKU较多的抛货,动销率低导致可用仓容被降低,而产品是抛货又特别消耗仓容,一下子折腾得亚马逊系统预估的月度超容费高达24000多美元,卖家焦虑,这该怎么办呢??现实固然有点残酷和打脸,但如果我们从选品一开始就能够保守一点,这种情况也就不会发生了。 


有一个关于扁鹊和魏王对话的故事。 


根据典记,魏文王曾求教于名医扁鹊:“你们家兄弟三人,都精于医术,谁是医术最好的呢?”扁鹊:“大哥最好,二哥差些,我是三人中最差的一个。” 


魏王不解地说:“请你介绍的详细些。” 


扁鹊解释说:“大哥治病,是在病情发作之前,那时候病人自己还不觉得有病,但大哥就下药铲除了病根,使他的医术难以被人认可,所以没有名气,只是在我们家中被推崇备至。 


“我的二哥治病,是在病初起之时,症状尚不十分明显,病人也没有觉得痛苦,二哥就能药到病除,使乡里人都认为二哥只是治小病很灵。 


”我治病,都是在病情十分严重之时,病人痛苦万分,病人家属心急如焚。此时,他们看到我在经脉上穿刺,用针放血,或在患处敷以毒药以毒攻毒,或动大手术直指病灶,使重病人病情得到缓解或很快治愈,所以我名闻天下。” 


魏王大悟。 


其实对于我们大多数卖家来说,如果我们在选品时能够抱有戒备之心,“治未病”,能够谨慎的尽可能全方位考虑,而不是单纯的看到一个产品的好的一面,以谨慎的态度进行选品,必然可以在运营中少了很多烦恼。 

分享到 :